您当前的位置:首 页 - 审议意见
关于全区教育布局情况审议意见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3-01 10:50  点击数:

  根据区人大常委会2015年工作安排,区人大常委会成立了以王希治主任为组长的调研组,对全区教育布局情况开展调研。7月下旬,调研组实地察看了城区和部分乡镇的中小学、幼儿园,开展了走访、座谈,听取了区教体局的专题汇报;9月中旬,邀请区教体局、编办的同志一道,到马鞍山市博望区、南京市秦淮区学习教育布局方面的经验。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宣州区基础教育除宣城中学由市直管以外,是全省唯一全部由区级管理的城市,共有各级各类学校和幼儿园222所,在校学生110668人,在校教职工8870人。

  1、学前教育情况。全区现有幼儿园104所,其中公办38所(在建8所)、民办66所(不含87个看护点)。省一类幼儿园2所、市一类幼儿园10所、区一类幼儿园3所。除水东、黄渡外,各乡镇均有一所公办园。全区0-7周岁儿童51315人,适龄幼儿21160人,入园20366人,入园率达96.25,其中公办园6834人、民办园10305人、看护点2987人;全区幼教职工1260人。

  2、义务教育情况。全区现有义务教育学校106所,其中小学(含村完小)70所(不含教学点52所)、初中36所(含一贯制学校6所)。在校学生66275人(其中小学41907人、初中24368人)。教师13284人(含离退休教师),其中公办教师4508人(初中1734人、小学2663人、一贯制学校111人)。

  3、高中教育情况。现有宣中、二中、三中、孙埠、水阳5所公办高中;文鼎中学、华星学校、十三中3所民办高中。近年来,宣中择址新建,扩大规模,实施了二中南扩、三中搬迁、水阳中学和孙埠中学改造。全区高中现有在校生15503人,教师1337人(不含宣中、含三中初中部)。

  4、民办教育情况。我区民办学校数量全省最多,现有民办学校82所,其中民办幼儿园66所(不含87个看护点)、中小学14所(含小学6所、初中11所、高中3所)、职校2所。民办学生中幼儿园13292人(含看护点2987人)占66%,小学2341人占5.6%,初中11012人占45.2%(其中城区8917人占66.85%),民办高中4532人占38%,民办职校1763人占22%。民办学校共有教职员工2566人,其中幼儿园1012人、小学53人、初中879人、高中502人、职校120人。

  二、存在问题

  1、城区教育资源不能满足需求,“大班额”依然存在。

  随着城市化步伐加快和农村劳动力向城区转移,进城务工、投资经商等造成城区人口不断增长。加之城区学校与农村学校在教师素质、学校管理、教学质量等方面还存在一定差距,也导致农村学生涌向城区优质学校。同时城区优质学校大多集中在中心城区,不仅占地面积过小,而且缺少拓展空间,学校发展普遍受到限制。按在校生统计,目前城区学校已承担了全区83.21%的高中教育、60.4%的初中教育和41.66%的小学教育的任务。以小学为例,城区共有小学11所,平均班生规模达到53人/班。城区优质学校越来越不能满足市民的需求。

  2、农村义务教育水平不高,“小班化”日趋严重。

  目前,农村中小学校普遍存在四大问题:一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每年出生人口数呈下降趋势,学龄儿童减少。如人口最多的水阳镇,近七年来,每年出生人口才700余人,而周王、寒亭、新田、古泉等乡镇的每年出生人口仅100余人。二是农村人口向城区和集镇转移,导致村镇学校生源减少(如水阳中学招生规模为12个班,今年只招收了200多名学生,是2012年实招人数的1/4),乡镇中心小学逐步“小班化”,村小变成空校。三是农村中小学布局分散,规模小,基础弱,内部管理结构难以优化,尽管投入成本很高,也只能低水平运行。随着农村学生逐年减少,这种资源浪费大、办学水平低的态势还会加剧。四是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结构不优现象突出。

  3、校际间教育质量参差不齐,“择校风”屡禁不止。

  在城区,由于校际之间教育教学质量的明显差异,大部分学生涌向教学质量好的优质学校,导致“择校风”难以根治。在农村,大部分学生更愿意选择到中心学校、条件好的中学或城区学校就读,造成农村中小学校学生源逐渐减少。据统计,在农村,300人以下的初中19所,占农村初中总数的47.5%。

  4、教师队伍结构不尽合理,存在“满编缺人”现象。

  一是教师队伍区域结构不均衡。城郊学区和交通便利、基础较好的学校教师超编现象严重(如向阳初级中学核定编制数为58人,而现有在编人员141人),偏远学区和交通不便、基础较差学校则有缺编现象(如棋盘学校核定编制人数为65人,而现有工作人员55人)。二是教师队伍学科结构不配套。农村学校语文、数学教师基本够用,地理、历史、体育、美术、音乐、信息技术和外语等专业教师相对短缺。三是教师队伍年龄结构不合理。农村小学教师老龄化严重,出现了中青年教师断层现象。四是农村寄宿制学校的教师编制标准不够合理。现有农村学校的编制标准是按照任课教师和学生之间的比例确定的,没有生活教师和工勤人员的编制,教师普遍感到身心压力大。五是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还有待于进一步提升。教师流动性差,许多教师多年“不挪窝”,部分中年教师工作热情低落,还存在教师课后私设辅导班现象。

  三、建议

  1、统筹城乡教育规划,调整和优化学校布局,逐步解决“大班额”的问题。

  建议区政府统筹考虑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生源变化和人民群众的现实需要,充分考虑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就学等因素,合理制定“十三五”教育发展专项规划。

  2、统一调配乡镇教学资源,提高基层教育水平,逐步解决“小班化”的问题。

  每个乡镇逐步只在政府所在地设立一所初中、一所小学、一所幼儿园(合并乡镇可在撤并乡镇所在地设分部,行政村确需设立的,由乡镇研定,教育部门备案),合并成立一个乡镇学校,实行农村义务教育“九年一贯制”教学,一所学校一套班子领导,统一调配教育教学资源,园校独立办学,校内分工合作。加大对乡镇合并学校的财政支持力度,分年度安排专项资金用于义务教育补短补缺。盘活乡镇学校调整后的闲置校舍资产,将收益全额用于义务教育,努力改善乡镇学校办学条件,缩小城乡之间差距。

  3、拓展优质学校覆盖面,扩大优质教育资源,逐步解决“择校风”的问题。

  一是鼓励城区优秀学校做大做强,强化特色办学,争创国家、省级、市级特色示范学校、示范职业学校、一类幼儿园。积极鼓励和引导城区薄弱学校整合到优秀学校,或开设分校,实行集团化管理,由一套班子管理,统一调配教育教学资源。具体可参照南京秦淮区“一体化托管办学”模式,实行优质教育资源放大工程,领衔学校与成员学校按照“资源共享、制度共建、教研共进、和谐共生”的共建原则,在学校管理上做到“七统一”,即管理统一要求、教师统一安排、课程统一设置、教研统一备课、调研统一实施、活动统一策划、评价统一标准。二是加大城区校长、教师对口支援农村学校、优质学校对口支援薄弱学校力度,充分利用城区优质教育资源带动薄弱学校发展。三是探索建立在学区范围内教育资源共享机制,提高现有教育资源的使用效益。

  4、改革教师队伍管理模式,实行学区管理和分流,逐步解决“满编缺人”的问题。

  一是加强教师资源的统筹管理和合理配置。根据城市和城镇规划,科学划分城市学区;实行教师岗位竞聘制度,竞聘后,根据教师资格、专业特点,在各学区内进行合理配置。具体可参照马鞍山博望区“教师无校籍管理”模式,成立“教师管理中心”,依据按需设岗、竞争上岗、按岗聘用、合同管理的原则,按照一定周期和比例在区域内调配校长和教师,把教师从“单位人”转变成“系统人”,促进教师资源均衡配置。二是完善教师补充机制。每年安排一定编制,从大学毕业生中公开招考年轻教师充实农村学区,落实农村教师补助政策,并根据学校偏远情况拉开津补贴的档次,免费为农村教师提供周转房,让其安心教学。三是探索推行“校长职级制”。依据马鞍山博望区做法,对中小学校长实行职级制和任期制。将中小学校长的职位按照不同的任职资格、条件和岗位职责要求,分为若干个等级,形成职务等级序列,为校长的任用、考核、奖惩、晋升、工资待遇提供依据和管理标准。“校长职级制”取消了校长行政级别,明确校长任职标准,划分校长职级序列,设立校长等级津贴,实行动态管理机制。校长任期一般为3年,在同一学校任职原则上不超过两个任期。四是加强教师培训工作。遵循强教必先强师的理念,完善教师带薪培训制度,把培训和考核情况与教师资格再注册、教师考核和职务聘任以及与教师的使用、晋升、评优等相结合。五是实行教师职称动态管理制度。制定教师职称动态管理细则,实行教师职称岗位管理,优秀教师或名师可跨校区或学区任教,任教学校给予较高课时津贴。严格执行校长定期交流任职和骨干教师、专任教师每年按一定比例在各大学区交流制度。六是实行教师分流制度,对未能聘用的教师,参照马鞍山市博望区做法,实行待岗,并执行待岗期间相应的工资待遇;待岗期间由教体局拟新设立机构“教师管理中心”负责统一管理,安排相关的专业技能学习培训,培训期满,重新参加竞聘上岗;对连续两个学年度仍不能竞聘上岗的,予以辞退处理。七是加大师德师风建设。积极开展优秀教师评比活动,完善考核奖惩办法,实行师德“一票否决制”,努力铸就一支忠诚于教育事业,热爱本职工作,让学生尊重、家长信赖、社会满意的教师队伍。

  5、加强督导评估,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根据全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实际,建立和完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监测制度,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作为教育工作的重要内容和考核评估教育工作的重要指标,制定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实施办法,定期对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办学条件、教育管理和教育质量进行动态监测。建立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奖惩机制,调动各方面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积极性。依法加强对学校办学行为的监管,规范办学行为,强化安全管理,加大学校周边环境整治力度,为学校安全提供有效保障。